張玲説法|儼道律所主任向淑嫺:民法典是新時代中國律師的機遇
2020-07-19 17:39
來源: 深圳新聞網

張玲説法|儼道律所主任向淑嫺:民法典是新時代中國律師的機遇

人工智能朗讀:

關注網絡熱點,直面網友關切。張玲説法,聯手深圳市律師協會,請來深圳專業律師,從身邊網事入手,讓法律好懂好用,做你身邊的法律智庫。歡迎你把更多的法律案例和困惑告訴我們,我們請律師來解答。(電話:83521468,傳真:83911897,郵箱:zhangl@sznews.com )

見圳客户端·深圳新聞網2020年7月19日訊(見圳客户端·深圳新聞網記者 張玲)民法典的頒佈,對法律人意味着什麼?又對每個人和社會有着什麼樣的影響?從6月28日開始,《張玲説法》不定期推出深圳律所主任專訪,請他們談談他們眼中的民法典。7月19日,律所主任談民法典第4篇,我們邀請到廣東儼道律師事務所主任向淑嫺,談談她眼中的民法典。

向淑嫺律師認為,民法典的頒佈實施,是新中國幾代人的夙願實現,是新時代我國社會主義法治建設的重大成果,也是新時代中國律師的升級機遇。作為普通人,她對被譽為“社會生活的百科全書”的民法典喜聞樂見;作為法律人,她對這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倍加關注;作為一名執業十五年的律師,她更是對這部“公民權利的宣言書”充滿期待。

“民法典進一步完善了我國民商事領域的基本法律制度和行為規則,更加有利於維護交易安全和市場秩序、更加促進公平正當競爭、更加優化營商環境、更加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毫無疑問,系統學習民法典,是當下所有專業從事民商事領域法律服務的律師的首要任務。”

記者:民法典實施後有哪些變化?

向淑嫺律師:首先體現在傳統民法體系化。法典化就是體系化,體系是民法典的生命。傳統的民事單行立法存在最大的問題就在於體系難以整合,不同時期制定的法律之間兼容性不強,早期制定的一些法律往往在概念、範疇的總結與提煉方面存在着欠缺,容易使得早期制定的法律與晚期所制定的法律之間存在着較為明顯的不協調現象,難免出現顧此失彼,最終損害法典的價值一致性。

例如,被擔保的債權既有保證又有第三人提供的物的擔保的,《擔保法司法解釋》第38條明確規定,承擔了擔保責任的擔保人可以要求其他擔保人清償其應當分擔的份額。但《物權法》第176條並未作出類似規定,根據《物權法》第178條關於“擔保法與本法的規定不一致的,適用本法”的規定,《九民紀要》則明確承擔了擔保責任的擔保人向其他擔保人追償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擔保人在擔保合同中約定可以相互追償的除外。

從這裏可以看出,傳統的民事單行立法存在一定的弊端,如果對相關法律法規熟悉程度不夠,很有可能在實務操作上造成誤差,而依據一定的體系整合單行法,並在此基礎上制定民法典,才能從根本上消除這些法律之間的衝突。通過分設總則、物權、合同、人格權、婚姻家庭、繼承、侵權責任七編,民法典共計1260條,這是將傳統民法體系化的偉大整合。

其次就是司法實踐成文化。相比於以往《合同法》的規定,民法典的合同編在諸多層面都有所突破與完善。民法典剛剛通過之際,有的律師朋友就在朋友圈調侃稱“半生所學毀於一旦”,雖然是有的新增條文系全新的制度規定,例如居住權的設置、離婚冷靜期以及價款債權抵押權 ( PMSI)的超級優先效力等等均是以往法律沒有規定的內容,但其實也有大部分新增條文是將以往的法律理論以及司法實踐的組合承接。

例如《民法典》第522條所新規定的債的加入,我們團隊過往關於代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的案例中已在司法實踐中進行應用,而此次民法典將其納入作為成文法,正是民法典系統整合了新中國成立70多年來長期實踐形成的民事法律規範的具體體現,也是立法對於民商事活動中的實踐應用進行了迴應。

記者:民法典將於明年1月1日正式施行,那麼過渡期間的法律適用問題如何解決?

向淑嫺律師:《民法典》將於2021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在其正式實施之前,《民法總則》擔任起了民法典總則的重任。2019年頒佈的《九民紀要》中也提到了《民法總則》施行後至民法典施行前關於法律適用的銜接,如《民法總則》施行後發生的糾紛,在民法典施行前,如果《合同法》“分則”對此的規定與《民法總則》不一致的,根據特別規定優於一般規定的法律適用規則,適用《合同法》“分則”的規定。例如,《民法總則》僅規定了顯名代理,沒有規定《合同法》第402條的隱名代理和第403條的間接代理。

在民法典施行前,這兩條規定應當繼續適用。這在法律實務中,我們的工作就多了一項新的要求,即是要準確的進行法律適用,同時還要對未來《民法典》施行後的變化作出專業上的預見。

記者:民法典頒佈實施後對律師實務工作產生的影響有哪些?

向淑嫺律師:民法典頒佈實施肯定是個機遇,它對於律師業務開拓有積極影響。民法典中一系列關於財產保護和營造法治化營商環境的規定,為持續優化營商環境指明瞭方向,為政府的地方立法及相應政策出台奠定了基礎。

今年受疫情影響,全球經濟動盪,民法典的出台恰是營造法治化營商環境的重大舉措,我國的營商環境將更加優化,法治將深入人心,而在國家大力舉措振興經濟的背景下,法治將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可以預見的是,對於每一個民商事主體而言,《民法典》問世將大幅度擴大了民商事主體對於律師的法律服務需求,雖然目前律師行業的市場化程度較高,但是專業化律師的市場缺口仍然較大,尤其在民商事領域,市場對於專業化律師的需求會不斷地增大,這對於律師業務開拓是具有積極影響的。

記者:對於律師而言,目前的首要任務是什麼?

向淑嫺律師:系統學習民法典是律師的首要任務。我常跟我們律所的青年律師講到,專業是一個律師的立身之本,我們律所的律師都要做有尊嚴的技術派,民法典的出台是對所有青年律師的升級機遇,而機遇只會留給有準備的人。當下系統學習《民法典》是首要任務,我前陣子剛剛組織了儼道律師週末集體學習《民法典》的活動。非常值得肯定的是,即便是週末,我們律所的律師幾乎都參加了,好學不倦是這幫“後浪”們的標籤。

需要注意的是,律師學習任務“很緊很重”,除了系統學習《民法典》之外仍需要時刻關注司法解釋的出台。今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2020年度司法解釋立項計劃》計劃新增49部司法解釋,2021年上半年必須完成。其中,作為律師需要重點關注最高人民法院後期對《民法典》進一步作出的司法解釋。

“法律的生命在於實施”。民法典實施後,一定會有新類型的案件出現,對於新型案件,在以往沒有可供參考的案例的情況下,司法解釋將會是指導法官、律師辦案的重要文件,必須認真學習並貫徹其精神,對於律師實務工作來説,必須時刻關注司法解釋的最新動態,從而掌握最新的法律規定並在辦案中進行應用。

“在法學的路上奔跑,一路上都要揹着書包”。系統學習民法典的過程,既是我們技術派律師專業精進的過程,也是把握機遇的過程,更是實現升級的過程。

【集運倉客服】

廣東儼道律師事務所律師、主任;西南政法大學法學學士、武漢大學法律碩士;從業十餘年,專注於民商事領域,尤其擅長建築房地產行業法律事務,現擔任深圳市律師協會建設工程專業委員會委員,系《深圳市建築公務署施工總承包合同範本》修訂工作組負責人。曾任深圳廣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法務部負責人,任職期間負責集團、子公司、關聯方共十幾家公司的法律事務,帶領法務部年審核合同逾四千份,處理各類相關糾紛數百起,熟悉上市公司內部的管理規範、風險防控,具有豐富的實戰經驗。

[編輯:王容]